威尼斯人网址

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
欢迎访问!
哈佛干细胞专家论文造假导致行业倒退十年?!
发布时间: 2018-11-27 07:52:47 来源: 中国纪检监察报

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近期发布一项调查结果,在医学领域,尤其是干细胞研究领域掀起轩然大波。调查称,作为心肌再生领域开创者和顶尖人物的皮耶罗·安韦萨教授有31篇学术论文存在数据造假,应予撤稿。

安韦萨的上百篇学术论文被视为这一研究领域的基石,如今多达31篇遭推翻,使得国内外诸多研究人员的相关课题化为泡影。一些人惊呼,这桩学术丑闻导致“整个行业倒退十年”。一些人担忧,以上述理论为基础展开的临床试验和商业项目均面临危机,需要重新评估可行性。

按照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心脏病专家乔纳森·爱泼斯坦的描述,“整个研究领域遭受毁灭性打击,整整一代年轻的研究人员遭受毁灭性打击”。

调查出炉:31篇论文数据造假

今年10月中旬,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发布一项内部调查结果,认定曾在该机构任职的干细胞领域顶尖专家皮耶罗·安韦萨教授有31篇学术论文存在实验数据造假,需要撤稿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全球学术界大为震惊。长达17年来,安韦萨被视为心肌再生领域的开创者和“祖师爷”,世界各国研究者都试图追随他的脚步,实现修复心脏这个充满希望的梦想。

心肌细胞是心脏泵血的动力来源,心肌细胞出问题可能会导致严重疾病甚至死亡。因此,如果能让心脏中长出新的心肌细胞,替换掉有问题的细胞,以此修复心脏,无疑是医学上的一大突破。

安韦萨最早在2001年发表论文,宣称利用干细胞可以实现受损心肌再生,这一研究成果迅速引发轰动,全球学术界惊呼安韦萨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。

此后17年间,安韦萨及其科研团队在《柳叶刀》《自然》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《细胞》等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上百篇论文,他们有关“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”的研究受到各国同行密切关注,不但激励整整一代学生投身这一新颖的科研领域,还启发不少初创企业研发对心脏病、中风的新疗法。

然而,全球越来越多实验室反馈称,无论研究人员如何努力,都无法再现安韦萨的实验数据。当有人质疑他的实验数据有问题时,安韦萨坚决捍卫自己的研究成果。

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格拉德斯通研究院心血管研究人员伯努瓦·布鲁诺回忆说,当一些同行对安韦萨的论文提出质疑时,安韦萨反唇相讥,“你们这些家伙不懂该怎么做实验”。“许多实验室于是回复道,‘那好吧,我们迎接挑战。我们会再次尝试。’”

按照布鲁诺的说法,上述交锋场景不断重演,各国实验室却始终难以在这一领域取得突破,“这份失败名单变得越来越长”。

学界震惊  当事人拒绝回应

就在学术界广泛表达震惊,新闻媒体纷纷向安韦萨求证之际,这名顶着诸多头衔的专家却没有作出回应。一些记者试图给他的电子邮箱发邮件,但是发送失败,系统提示邮箱账户已停用。

安韦萨出生于意大利,后移居美国,2007年开始供职于哈佛大学医学院,在该机构附属的布里格姆妇科医院领导一个再生医学实验室。10多年间,他的科研成果从轰动全球,到逐渐受到质疑,他2015年从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布里格姆妇科医院离职。

不过,哈佛大学医学院并没有因为安韦萨已离职而放弃追查。这家机构自2013年1月以来对安韦萨的学术论文启动内部调查,直到今年10月发布调查结果,认定他31篇论文造假。

《柳叶刀》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等多家权威期刊随即证实,已经收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调查报告及撤稿建议,将着手评估以确定是否撤回论文。

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发言人珍妮弗·蔡斯透露,哈佛大学医学院通知这家刊物,安韦萨2001年、2011年发表于这家期刊的论文存在数据造假,应予撤回。此外,这家刊物还在调查安韦萨2002年的一篇论文,怀疑可能有类似造假问题。

《柳叶刀》曾于2014年对安韦萨科研团队有关心脏干细胞的一份临床试验报告“表达关切”,担心实验数据不可靠。这家期刊发言人埃米莉·黑德说,有关那项研究的真实性,目前尚无更多调查进展,不过她证实已经收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最新调查报告,撤稿已在讨论议程中。

另外,安韦萨先前发表于《循环》期刊的一篇论文,2014年因数据造假而被撤稿。

如果此番安韦萨的31篇论文被全部撤稿,将使得他在“撤稿观察”网站上的排名中一跃进入全球前20名。“撤稿观察”是专门关注学术界撤稿的网站,根据其统计,撤稿最多的是日本麻醉研究者藤井善隆,共有183篇论文被撤,排第二的德国人约阿希姆·博尔特也在麻醉行业,有96篇论文被撤。

行业倒退  人力财力化为泡影

安韦萨作为学术领军人物却造假长达17年,一些媒体形容这起学术丑闻“导致整个行业倒退十年”。国内外许多同行是在安韦萨的研究基础上再筑楼台,不乏直接引用他的实验数据,如今却发现走入死胡同,相关研究领域随之破灭。

此外,许多学生投入数年时光研究这一领域的某项课题,然而耗费的人力和财力全都成为泡影,他们不得不面临重新选择专业、否则没法毕业的“毁灭性打击”。

安韦萨曾在一项研究里称,他从骨髓中提取干细胞,把它们注入心脏后,这些干细胞竟然神奇地转化为心肌细胞,从而修复受损心脏。安韦萨声称在小白鼠身上获得相关实验数据,但这已经足够激动人心,按照一家美国媒体的描述,这曾令全球科研人员“犹如受到电击般震撼”。

安韦萨在另一篇论文中说,他发现要修复受损心脏,甚至都不再需要骨髓干细胞,因为心脏本身也含有干细胞。研究人员只需要从心脏提取干细胞,放在陪替氏培养皿中使之数量倍增,然后重新注入心脏中,便可替代及修复受损心肌细胞。

现代科学的根基是实验和可重复。但令人疑惑的是,安韦萨的上述两项研究,迄今无法从全球其他科研团队的实验中得到印证。

美国斯坦福大学干细胞生物和再生医学研究院联合主任欧文·韦斯曼质疑称,他的研究团队把骨髓干细胞注入心脏,但是骨髓干细胞并没有转化为心肌细胞,而依然是骨髓干细胞。

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查尔斯·默里在一篇论文里说,他得出与韦斯曼相同的结论,认为安韦萨的实验数据无法重现“令人不得不出于谨慎而担忧”。

杰弗里·莫尔肯廷教授供职于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心脏研究所、霍华德·休斯医学研究所等科研机构,他设法给干细胞标注记号,以便准确追踪它们转化为其他细胞后的具体下落。莫尔肯廷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能够查明干细胞是否果真转化为心肌细胞。

然而,莫尔肯廷教授的调查显示,干细胞并没有转化为心肌细胞,也就无从谈起修复受损心脏。他曾在2014年一篇论文里详细阐述了这项研究结论。

欺诈公款  临床试验何去何从?

自安韦萨2001年声名鹊起以来,以他研究成果为基础的诸多新疗法展开临床测试,数以千计病人参与这些项目。不少人嗅到商机,初创企业遍地开花,相关研究和临床试验犹如涟漪般层层扩散。

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设立多个研究项目,都让安韦萨负责推进,大笔政府拨款因而流入安韦萨的项目中。

2017年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起诉安韦萨等人捏造实验室数据,以欺诈方式申请获得研究资金。安韦萨曾供职的布里格姆妇科医院后来同意支付1000万美元,以平息这场官司。

随着安韦萨的更多实验数据被推翻,已经启动的一系列试验疗法和商业项目也面临危机。

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心脏病专家乔纳森·爱泼斯坦警告称,正是基于安韦萨的所谓研究成果,许多针对心脏病人的试验疗法得以推进,如今这些医疗项目都应该重新评估,以免危及病人身体状况。

但是,截至今年10月中旬,一些临床试验项目仍在接收病人,多家企业继续从这类项目中获取商业利益。

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锡达斯—赛奈医疗中心斯米特心脏病研究所主任爱德华多·马尔万不无担心地说,“尽管多家著名实验室未能重现安韦萨的实验结果,但是相关理论还是被迅速应用于临床试验,用于治疗心脏病人……我们现在只能期盼,这些病人没有因此蒙受伤害”。(慕溪)

?中共威尼斯人网址纪律检查委员会 威尼斯人网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