威尼斯人网址

2018年10月23日 星期二
欢迎访问!
母爱的硬度
发布时间: 2018-10-06 07:57:27 来源: 曲靖市纪委

十九岁的姑娘带着一岁多的妹妹出嫁了。唯一的嫁妆是手里挎着的蓝包袱,那里面有一些简单的居家小物品。没有白马也没有轿子,新娘的面容也像天空那么灰暗。她极不情愿地向前走着,她知道再叛逆的言行也熬不过父母之命。

一年后,她成了我的母亲。在我的记忆中,她梳着长长的大辫子,明眸皓齿,俐牙俐嘴,手脚麻利,高兴时会哼哼着小曲。我更多的时候是依偎在祖母的身边,看着她忙碌的身影。

关于母亲的很多故事我都是从祖母的口中慢慢得知的。长大以后我甚至忘记了母亲怀抱的味道,回避和拒绝她任何形式的亲近和主动示好,似乎只有对她对抗着、沉默着、屈从着才是我与母亲之间最恰当的距离。

母亲有姐弟八个,她在家排行老二,在那些艰苦的日子,外婆坚持让自己的孩子认些字,却不肯让孩子念更多的书,外婆认为只要不成为睁眼瞎就行了。母亲上中学时外婆就以烧毁课本或是打骂的方式,想要结束女儿对学校的愿望。外婆哪里料到这个女儿像一株顽强的小草,即使没有春风吹过,也要长成绿色。

母亲以帮人做零工或是上山采药的方式自立了,外婆再无二话。后来,外婆生下了最后一个孩子,因为是女儿,外婆再不肯面对那个小生命的啼哭,态度决绝地想要丢了这个孩子。真是可怜了我的外婆,她的无奈我是多年以后才懂得的,我想这世间若不是有太多的不得已,绝没有谁愿意抛弃自己的孩子。

作为二姐,母亲站了出来,她笨拙地用破衣包裹着冻僵了的妹妹,外婆还是坚持把孩子送人,可在那贫穷的年代又有谁愿意再添一张吃饭的嘴呢?这孩子就成了一个卸不掉的包袱,时时绑在自己二姐的身上,并且不能有任何怨言。连同出嫁也得一并带去,后来母亲接二连三地有了自己的孩子,快到小姨上学的年龄了,母亲才把她送还给外婆,并许诺愿意一直支付学费。

母亲很勤快,她种的菜总是比别人家的高出半指,她养的猪总是比别人家的膘肥体壮,她织的衣服总是比别人家的光鲜亮丽。她用一双灵巧的手织出波浪花纹的紫色毛衣,如今我都还记忆犹新。卖菜这行当后来成了她的一种主业,她把几亩地全部改为菜园,起早贪黑精心地料理,背到离家十里的集镇上去卖。

家乡山水秀美,唯一奇怪的就是我们那个小村子,水是人们心中的隐患。到了干旱时节,村里人的饮水都是从村后那个山洞里取,要点着火把或是手电筒顺着石级下一百八十级,才能到达取水的地方。我才五六岁的光景就背着个塑料壶跟在母亲后面去背水了。村里的小伙子们成年时去村外提亲,总是遇上饮水难这个大问题。很多姑娘都不愿意嫁到这个小村来,当然嫁来的姑娘都是通情达理有辣劲的主儿,她们说人家祖祖辈辈都过来了,还怕自己不能适应吗?以至于在我生活的小村子,我见不到低眉的女人,她们总大声地说话,雷厉风行的走路做事。

让乡邻们奇怪的是,集市上卖菜的人十有八九竟来自这个缺水的小村。母亲种着三亩菜园,都说是一亩园十亩田,她的肩膀因挑水而压得严重变形,她常常凌晨四点就一个人去担水浇菜了,村里懒惰的大娘总要说她吃不上水是因为母亲把一洞的水挑干了。

母亲除了种菜还大搞养殖,圈里养着十多头猪,猪菜的事情分配给她的孩子们,柴火的事情她亲自带领孩子们去山上,在她锋利的斧头下,不一会工夫就能满载而归。我总是不能忘记我们弱小肩膀上不堪重负的担子,行走在山路上,母亲巴不得一次就把山背到家里。我发出怨言与抗议,母亲总爱骂我偷懒,并立刻能列举我的小伙伴们谁比我还小但背得比我还多。母亲给我的爱总是很坚硬,她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六岁就被送去学校接受启蒙教育。她喜欢关心考试的结果。每一次我考得九十分以上,她总是要怀疑我是抄袭别人的,即使那已经是全班最高分。如果偶然考低了,她定会拉着我脏脏的小手,指着我破了的脚尖,责骂我是个贪玩的孩子。

母亲高高地扬着家法,训斥我、恐吓我说:“你不好好读书,就别想以后过上好日子,升不了学就回家种地,等将来我把你嫁到大山里去。”那时候的我心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惶恐。祖母常常一把将我拉进怀里,母亲不高兴地说这孩子要是将来不成气候定是祖母的责任。扔下些伤祖母的话,她一溜烟又到她的地里去侍弄她的白菜黄瓜们了,我想它们看到母亲的温情定是比我们多多了。祖母总是一边抚慰我一边给我讲“一只羊过河十只羊过河”的道理,鼓励我做好领头羊,给弟弟妹妹们作出好榜样。

我一直不敢把对母亲心底的这种敬畏以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,哪怕是在文字里。从小到大的作文里,一次也没有过关于母爱的记载。对于我的母亲我是羞愧的。我安然地享受着她的付出,习惯地接过她的给予。总是不敢离她的怀抱很近,怕她坚硬的壳刺伤了我的身体。于是,我与母亲就习惯了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对峙着,直到我有了孩子。

回忆是一场温暖的绽放,多年以后,我才明白正是母亲有硬度的爱,抚平了我内心所有的脆弱,给了我足够的坚强。(魏彩琼)

?中共威尼斯人网址纪律检查委员会 威尼斯人网址 版权所有